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33章 虚武大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吕鹏脸色难看起来,嘶吼着:“都给我上!弄死他!”
何冥负手而立,目光微沉,淡漠看着劈头盖脸的钢管铁棍向他砸来。
只见何冥背后食指微屈,那些落到眼前的家伙嘎然而止,仿佛定格。
地棍们手里的武器像陷入了泥潭中,怎么拔都拔不出来。
下一秒,何冥食指轻弹,被吸附住的钢管铁棍立即向四周发散出去,带起一阵痛呼哀嚎。
数十名地棍,两名武者,惨遭瞬杀。
吕鹏吓呆了,满目怔然。
他爸猜对了,何冥的确是个武者,但却严重低估了何冥的实力。
不光吕鹏傻眼了,大门角落里的费和平同样傻眼。
两米多高的壮汉,一招就趴了。几十号地棍,一招就秒了。
费和平感到窒息,后背发凉。
他一直刁难何冥,还想取而代之,将柳冰冰占为己有。
现在看来,这真是一个危险至极的想法。
何冥轻抬食指,指尖对着吕鹏,冷漠道:“我已经给了你两次机会,事不过三,这是最后一次。”
话音落下,气势凝成一线,猛然贯穿吕鹏的左肩,一个透亮的血洞几乎快咬掉他整条膀子。
若不是柳冰冰在此,吕鹏已是一具尸体。
柳冰冰怔怔地看着,内心震撼,觉得何冥好像又疏远了一些,这是第二次有这种感觉。
短暂的沉寂之后,厂里员工忽然欢呼雀跃,大喊着:“何先生万岁!”
突如其来的欢呼,又把柳冰冰从奇怪的感觉中拉了回来。
何冥目光看向柳冰冰这边,顿时吓得身旁的费和平头发都快竖了起来。
“还不滚?”
何冥冷冷一语,费和平立马一屁股坐到地上,接着一溜烟爬起来跑了。
晚上,由于柳冰冰要留在公司里加班,何冥独自一人去登仙楼赴宴。
登仙楼的小包厢里,一张精巧的餐桌上摆着几道家常菜和一壶好酒。
“你来了?”獠牙抬头看了何冥一眼,向他的杯子里斟酒。
何冥淡淡坐下,一脸冷漠:“找我有事?”
獠牙自饮一杯,道:“不用担心,我认为那丫头不会对龙门产生任何威胁,所以她没有危险,怎么样,这值得你跟我喝一杯吗?”
何冥眉头稍稍舒展,拾起酒杯,一饮而尽。
獠牙笑了笑:“这第二杯,你同我饮完,我会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件事,我瞒了你二十年。”
何冥没有犹豫,与獠牙碰杯,二人仰头痛饮。
酒杯落下,獠牙脸色肃然,道:“我知道你一直记恨我,因为七年前那件事。”
七年前,为争夺龙头之位,何冥被迫与朝夕相处十三年的师兄何远光决战。
这场决战,何冥完胜,毫无悬念。他手下留情,只把何远光打伤,但獠牙却下了杀手。
何远光的死,让何冥记恨了獠牙整整十三年,到现在都没有原谅他。
“我知道成王败寇的道理,若他在决战中身死,我只会惋惜。但他已经落败,没有夺他性命的必要,可你还是下手了,他死得很屈辱。”
七年前,残阳染血,他历历在目。
“是时候告诉你真相了。”獠牙摆出一副即将吐露心事的释然表情。
突然,外面喧闹起来,似乎有两伙人在对峙。
獠牙淡淡笑道:“看来,现在还不是时候。”
登仙楼大厅,所有工作人员聚集,拦下三个人。
一个年轻人,一个中年人和一个和尚。
中年人鬓角分明,有一对丹凤眼。
和尚生得面圆耳大,鼻直口方,身长八尺,腰阔十围,满脸鲁莽之气,与出家人的气质很是不符。
而年轻人,便是长孙文波。
长孙家,长孙元浩将丹凤眼微微眯起,“你们不要挡道,我来这里解决一些私事。”
大堂经理一眼便看出来者非平常之人,上前恭敬问候:“先生,实在抱歉,我们登仙楼今天被包场了,还请您另寻别处。”
“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识相点,赶紧让开!否则后果自负!”长孙文波脸色苍白,咬牙低吼。
这时,徐天辉出现,看到长孙文波的时候,脸色不禁一变,目光微凝:“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今天实在不方便让你们进去。”
长孙文波,这个人跟他打过一些交道,听父亲说过,他是江阳市三巨头之首,长孙家的人,所以印象深刻。
长孙文波气色很不好,眼角带着血丝,“这是我爹,这是虚武大师。”
虚武!
听到这个名号,徐天辉脸色惨白。
虚武大师,江阳市三斗之一。
据说也是三斗之中,实力最强者。
并且长孙文波的父亲也来了,这阵仗,他徐家显然惹不起。
徐天辉立定站直,向他们小鞠一躬:“小辈徐天辉,见过长孙叔叔,见过虚武大师。”
长孙元浩轻哼:“冲你这一声叔叔,我也不跟你计较,叫你的人让道。”
虚武大师双手合十,不语。
徐天辉忌惮地看了一眼虚武大师,心头骇然。
这位和尚的外形粗犷无比,恐怖发达的肌肉覆盖全身,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野性,眸子里藏着杀气。
传闻虚武大师曾是一位名声很大的杀手,因深感罪孽深重,想皈依佛门,但佛门见他浑身杀气,拒收门外。
后来,他隐入山林,自成一庙,自赐一法号,虚武。
只是与虚武大师有片刻目光的交汇,徐天辉就出了一身冷汗,他深吸口气,满怀歉意道:“长孙叔叔,真的十分抱歉,今天登仙楼里的人非常特殊,我想你们可能是找错人了。”
“不可能!”长孙文波低吼:“我亲眼看着他进来的!他肯定就在里面!”
长孙元浩闻言道:“小徐,我也不为难你,让我进去看一眼便可。若真找错了人,我们立马就走。”
“长孙叔叔,这可能……”
“我的话,你不肯听是么?”长孙元浩的眼神陡然一凝:“我儿子被击穿肩膀,伤重如此,这仇不报,我们还有何颜面在江阳市立足?”
徐天辉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脸颊浮现冷汗。
这时,何冥现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