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护妻狂婿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57章 生死由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千帆内心狂喜,兴奋点头:“那就多谢良少了!”
江阳市搞招商引资,很多外省豪门名企入驻江阳,准备在新区注资,大兴土木,建楼市,打造经济繁荣区。这是业内人士共知之事。
阳城良家的房地产品牌打得很响,全国有名。如今良家要在江阳市建楼,多少企业家族想抱上良家大腿,在新区房地产开发的项目上分上一杯羹。
他王千帆若是能搭上良家这艘船,必定能在江阳市乘风破浪。至于冥爷……呵呵,就算他在江阳市能呼风唤雨,在良家面前也是弟弟。
晚上,柳冰冰对着镜子打扮一番,便打算出门。
“何冥,我出门了!我怕等会要喝酒,车钥匙放在客厅了,你记得来接我。”
留下这句话,柳冰冰关上家门。
何冥看着放在客厅沙发上的车钥匙,不禁苦笑:“结婚三年了……你都没发现我不会开车吗?”
估摸着柳冰冰这会应该已经走了一段路了,何冥也戴上帽子,口罩和墨镜,全覆武装,紧随其后。
柳冰冰不知情,但何冥可是清楚得很。
王千帆敢越过他邀约他的老婆,这个大客户,怕不是那么简单。
柳冰冰在紫晶城门口打上出租车,何冥在后面等了一会,一辆通体漆黑的道奇战斧急驰而来。
何冥眉头微皱:“武凌云,你就骑辆摩托过来?”
武凌云套纯黑摩托头盔,竖起大拇指道:“冥帅不是让我开个不会跟丢且足够隐蔽的车来吗?冥爷放心!这摩托速度不输跑车,在夜晚足够隐蔽,绝对OK!”
“行吧。”
何冥跨上摩托,武凌云一轰油门,道奇战斧便飞驰出去。
半小时后,柳冰冰的车驶在一条没有路灯昏暗无比的荒道上。
“师傅,你是不是走错路了?”柳冰冰皱眉问道。
说是走个捷径怎么还越走越偏了?
出租车司机突然一脚急刹,若无其事地点了根烟:“没有啊!这里就是交易地点。”
交易?
柳冰冰脸色一变,想下车,但车门已锁死。
“你想干什么?!”柳冰冰惊问。
司机吐了口烟圈,露出阴险笑意:“像你这种姿色的女人可不多,一定能卖个好价钱!”
“什么意思?”柳冰冰脸色阴沉。
司机咧嘴道:“把你们这些骚货卖到偏远山村里,给那些村里傻儿子当媳妇,就是老子干的行当!”
“放我下车!”柳冰冰冷冷说道:“不然我报案了!”
“你报个试试看?”说着,司机接了个电话:“来了没?货在车上。”
柳冰冰想打电话报案,发现手机没有信号,于是她悄悄探手到包里,里面有一把她特意准备的水果刀。
“老实点啊,别反抗,不然有你受的!”司机解开安全带,阴笑着靠过去。
“你别过来!”柳冰冰拼命地扭动把手,拍打车窗。
司机阴笑着扑来,柳冰冰忽地抽出水果刀,在他手臂上狠狠划了一道。
“啊!”司机痛呼,目露阴狠之色:“妈的!找死!”
这时,几个戴着面具的黑衣男子敲了敲车窗:“老刘,墨迹什么?”
老刘下车大吼:“这娘们犟得很,先给我收拾了她!”
一个面具男子拉开柳冰冰那边的车门,用铁棍指着她发出恐吓:“老实点!别逼我们动手!不然有你苦头吃的!”
柳冰冰缩在车里,水果刀对着外面,咬牙道:“你们别过来,不然我跟你们拼了!”
老刘突然从另一侧车门扑进去,抢夺水果刀,见状,面具男子趁机拉住柳冰冰两条长腿,往外拖拽。
忽然间,无数轰鸣炸响荒凉寂静,一道道摩托车远光灯精准地射在他们脸上,刺得他们头昏脑胀,眼不能睁。
老刘惊骇看去,只见前方一支黑色摩托车队将出租车拦住,密集的轰鸣声和刺眼的远光灯交织在一起,仿佛天降神兵。
“草!谁啊!快亮瞎老子了!”面具男们蒙眼大吼。
前方传来一道冷喝:“把人放下车!”
一个面具男手里铁棍指向前方,冷喝:“别他妈多管闲事!”
咻!
光与暗之间,一柄黑色军刀射进面具男的喉咙,面具男一命呜呼。
另外几个面具男一看情况不对,扭身逃走,可也没能逃远,一个个相继倒地。
老刘吓尿了,赶紧松开柳冰冰,站在一边不敢轻举妄动。
柳冰冰慌忙下车,跑到摩托车队前,连连道谢:“谢谢!谢谢你们!”
一辆摩托车溜到柳冰冰面前,道:“上车吧小姐,你要去哪我送你去。”
柳冰冰点头上车,然后飞驰离去。
柳冰冰离开后,一直跟在后面的道奇战斧才打开车灯,骑到出租车旁。
车队齐声敬喝:“冥帅!”
“嗯。”何冥淡淡点头,下车。
何冥一下车,车队所有人都紧跟着下车。
“冥帅,怎么处置这家伙?”武凌云摘下头盔说道。
何冥冷冷地看了一眼车旁瑟瑟发抖的老刘,冷喝:“把他吊起来!”
片刻之后,老刘便被五花大绑悬挂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上,出租车也被推入水中。
“大哥饶命……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老刘发出惊恐的哭喊。
这条路晚上几乎没人经过,要是让他在这里吊一晚上,说不定命都没了。
何冥摘下墨镜,目光陡然凌厉,随即一道无形气势如利箭般射穿了司机的大腿。
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叫,鲜血顺着司机大腿流落。
何冥冷笑:“生死由命,能不能挺过今晚,看你的造化。”
说罢,摩托车队急驰离开。
希山湖大酒店的贵宾厢门口,柳冰冰推门进去,王千帆笑容满面地起身欢迎:“柳总,来得挺早啊!”
“王总这不是更早吗?”柳冰冰笑答。
“快,请坐。”王千帆热情说道。
柳冰冰看了看,这个贵宾厢的装修装饰十分精致,浓浓的奢侈感,全实木餐桌上铺着华丽的桌布,桌布上竖着一个镀金烛台。
“王总,你说的那个大客户呢?”柳冰冰问道。整个贵宾厢里就她和王千帆两个人。
王千帆看了一眼时间:“应该就快来了。”
话音刚落,良非凡推门而入,紧接着彭和华那张令人食欲不振的脸便出现在柳冰冰的视线中,柳冰冰大惊失色,当即提包想走,可彭和华一脸猥琐拦住她,眼中射出兴奋的光芒:“别急着走啊,柳小姐。”
“对不起,我还有事。”柳冰冰紧紧捏着手机,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良非凡拨弄着手机,脸上流露意味深长的笑意道:“我相信你会留下的。”
说着,他放大一张手机照片,转屏递到柳冰冰眼前,“这是我手下的人拍的,柳小姐看看照片清不清晰。”
柳冰冰顿时满目惊恐,脸色煞白。
照片里的人,正是躺在医院里人事不省的柳正风!
良非凡的脸色变得阴沉:“我已经打听过了,柳小姐是原柳家家主柳正风的私生女,柳小姐的生母早年因病去逝,是柳正风把你接回柳家,让你过上了大小姐般的生活,对吧?”
“你想说什么?”柳冰冰指尖微颤。
“没什么,我只是想告诉柳小姐,我们良家的势力,很大。”良非凡阴冷一笑:“随随便便就能让一个人彻底消失,哪怕是……躺在病床上的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