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行动计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霞跟凌烟他们在酒馆一楼的单间里聊了半个小时,大概了解了凌烟、凌风两兄妹这阵子的经历。

  他们俩离开艾尔文后,也加入了诺斯玛尔瘟疫的调查中。不过他们是在最开始的时候展开的调查,十几天前瘟疫失控,为了保证调查团的安全,他们才不得不撤出诺斯玛尔城。

  很久没有了解到诺斯玛尔那里的情况的霞连忙追问道:“呃,凌烟,瘟疫目前失控到什么样子了?”

  “无法形容。”喝一大口冰镇啤酒,洛凌烟便压低声音悄咪咪的说道:“跟你说哈,诺斯玛尔城区基本没有几个正常人了。满地都是盖着白布的尸体!”

  “天呐!”此时此刻,霞除了惊叹也说不来别的什么了。

  肯定是病毒孢子已经濒临成熟,将开始大肆夺取生命能量。若是继续下去,诺斯玛尔城死城一座空城也不是不可能。

  可自己明明知道瘟疫是那个红裙子瓦斯塔亚女人与枭组织的阴谋,可她却无能为力。经过这次暗精灵墓地的事情,霞深切的体会到了枭组织的强大还有自己的实力不足。

  自己明明已经学会了灵术,仍然不是那个神座的对手,甚至连伤到他都做不到!

  “霞,你能相信吗?连最不轻言放弃的圣职者教团都撤出了诺斯玛尔。这次,诺斯玛尔真的要被斯卡迪女王给舍弃了啊。真是狠心!”

  说到这,洛凌烟不免有些埋怨斯卡迪。都说她仁慈,结果诺斯玛尔一事却连个面都不露,真是让那里的百姓们心寒呀。

  “……”

  对于凌烟的吐槽,霞也不知道该说啥。斯卡迪女王是怎样的人她不了解,不好多评论。当然,若是她知道斯卡迪女王为了贝尔玛尔公国不惜冒着风险前往暗精灵王国,就不会这样想了。倒是洛凌风用手指轻轻地点了一下妹妹的头,提醒道:“妹妹,别瞎说。女王每天要忙的事情多到可不是你能想象的!”

  “哈哈哈,哥,你真是个好百姓呢。”

  “哼!”洛凌风冷冷的哼了一声,依旧是那副沉默寡言的样子。凌烟也不想再说这些烦心的事情,于是她改口问道:“对了,霞,说说你的故事吧。从艾尔文离开后你都经历了些啥有意思的事啊?”

  “行,那就从龙戈镇开始讲吧……”

  …

  与此同时,远在暗黑城首都凡内斯。

  夏普伦在凡内斯最奢华的酒店里专门为枭组织成员提供了房间。

  而上官飞、神座、阿德、徐遗风四人正围着茶几坐在客厅里商谈着有关于行刺斯卡迪女王的事情。

  把面具放在桌上,上官飞率先说道:“各位,天空之城那里出了一点麻烦事。可能与魔法石有关,我必须得回西海岸亲自负责此事。徐遗风,你就先待在这里帮忙吧。斯卡迪是一定得死的,一定不能让她回到贝尔玛尔公国。”

  “嗯。”有着黑炭头外壳的徐遗风点点头,木讷的回答:“这次我多带了一具人偶,外加神座大人跟阿德,不会有问题的。”

  “人偶?”神座还是第一次与徐遗风见面。他紧皱着眉头打量着徐遗风的外壳,一脸懵逼的问道:“徐遗风,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为什么会披着黑炭头那个屁用没有的家伙的皮?”

  “他能把尸体制作成机械人偶,很实用。”没等徐遗风回答,上官飞就抢先回答道。

  “华而不实。”

  神座还是比较鄙视这些不敢用真面目来示人的阴险小人的。可他小瞧了徐遗风的脾气,面对神座的嘲讽,徐遗风直接抬起右臂从小臂内伸展出一枚精致小巧的飞弹瞄准了神座的脑门,说道:“尊敬的神座大人,只要遗风一个命令,这间屋子随时都会成为一堆残垣断壁,您还觉得用华而不实形容人偶正确吗?”

  “你可以试试呀!”要知道,神座可不是空有嘴上的架势。他轻轻的攥住飞弹,接着整条胳膊都被一股猩红色的黑暗气息包裹。最终形成了一套坚固的护臂甲。

  阿德见二人剑拔弩张,忍不住拍掌笑道:“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让阿德瞧瞧你们俩到底谁更厉害一点!”

  “阿德,你闭嘴!”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唯恐天下不乱的阿德,上官飞便走到徐遗风与神座二人中间拉开了他们,说道:“你们不要总是针锋相对的。如果你们二人真的水火不容,那就请出去决个输赢吧。”

  “咔!”徐遗风率先收回了飞弹,笑道:“不,在下是刚刚加入枭组织的晚辈,怎么能跟前辈比拼输赢呢?”

  “不必了,继续说正事吧。”

  既然徐遗风作为晚辈自己洗率先退让了。神座也不会不依不饶。他把视线落到背朝着自己的上官飞身上,问道:“斯卡迪具体来访的时间定了么?”

  “定了,夏普伦今天早上刚刚得到回复,斯卡迪决定在十一月二日前往暗黑城。”说完,上官飞便从兜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信纸与一张斯卡迪女王的照片放在了桌子上。

  “具体怎样行动呢?是半路上干掉,还是会谈的时候干掉?”徐遗风随意瞥了一眼斯卡迪女王的照片,问道。

  “会谈结束后找机会干掉她。徐遗风,你再想办法弄具暗精灵的尸体来。斯卡迪女王一死,就把事情的元凶栽赃给暗精灵。”

  “行。”

  对行刺斯卡迪一事,对上官飞来说其实没有太大的吸引力。他想知道的是神座负责的灵魔研究计划为何会毁于一旦。于是他回到自己的座位,搓着手问道:“神座,你来说说暗精灵墓地的事情吧。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是酒葫芦仙人与他的那个不怕死的徒弟搞的鬼。而夏普伦又擅自做主炸毁墓地,这才导致咱们失去了试验地。”神座耸了耸肩,如实回答道。

  上官飞之前曾问过夏普伦此事,见神座与他说的差不多,这才放下了心来,问道:“嗯,果然一样,看来夏普伦没有撒谎!可灵魔的事情很着急,你有没有别的方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