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二章 葫芦仙人的预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酒足饭饱,霞靠在椅子上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说道:“啧,真撑呀!!”

  “你姑娘家家的还蛮能吃的。”正在为霞整理床铺的酒葫芦仙人笑着调侃道。

  “还不是饿了嘛!”

  在空荡荡的屋子里走了两圈,霞突然想起正事还没办完,连忙回过头问道:“师父,今天是什么日子了,我晕了多长时间?”

  “整整三天。”

  “三天!?”得知自己居然晕了三天,霞直接惊呼了出来。酒葫芦仙人一脸懵逼的回过头,问道:“别一惊一乍的,怎么了?”

  “师父,红莲还有刹影出去了吗?墓地里的事情怎么样了?夏普伦的事败露了没?”

  霞担心的是红莲带着的那份证据,除此之外就是夏普伦的真面目。他做了那么多猪狗不如的事情,不除了他,霞难平心头之恨。

  想起了那个伤势不轻的女暗精灵,酒葫芦仙人皱着眉头回问道:“你说的这个红莲可是位性感的女暗精灵?”

  “没错,你遇到她了?”

  “嗯,证据已经交给暗精灵女王了。那个梅娅女王表示会给人们一个说法,还打算与咱们的斯卡迪女王陛下面对面谈谈此事。”

  酒葫芦仙人说着,便走到霞面前把她摁在椅子上,语气突然变的严肃了些许,说道:“瘟疫调查一事到此为止。霞,那是贝尔玛尔跟暗精灵两个国家之间的事,你就不要再为这事操心了,好么?”

  霞愣了愣,有些不解的问道:“师父,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呀?”

  “很简单,未来一个月的时间你都不许离开天韵山,师父要对你进行魔鬼式的训练。你不是想使用灵焰玉吗,我教你!

  如果想学习灵术,师父也一样可以教你!”

  说完,酒葫芦仙人索性摊开掌心汇聚出一颗灵焰玉递到了霞的眼前。望着纯净明亮的灵焰玉,霞的眼睛简直都要冒火了。她现在最苦恼的事情就是空有一身的自然魔法却很难使用出来。

  不过,师父的脾气她还是很清楚的。按照常理来说,若是没有目的,他是不可能主动提出这件苦差事的。

  当初自己只是想学学开启灵术的方法,酒葫芦仙人就硬生生的拖了不下三四次。她警惕的向后仰了仰,同时裹紧了自己的衣服,问道:“你……你又有什么目的?”

  “不想你被真正的幕后黑手秒杀。”

  酒葫芦仙人并没有开玩笑的心情,他拉过椅子坐下来,接着从衣服里拿出一张画满了各式各样图案的草纸来,继续说道:“霞,在你昏迷的这几天,师父仔仔细细的把整件事情都给重新梳理了一遍。

  这场突如其来的瘟疫,很可能是为了完成某个更巨大更恐怖的阴谋或者说是计划而做的铺垫。”

  “做铺垫?”霞一脸懵逼的望着师父,显然没有弄懂他的言外之意。

  “你别着急,先让师父给你理一遍。”示意霞别打断自己,酒葫芦仙人便借着草纸慢慢的解释起来:

  “首先呢,是瘟疫爆发!瘟疫的症状能够吸取感染者的生命能量,就像你说的那样,这瘟疫不是单纯的病毒或病菌,而是有个人意识的魔法术式。通过这一点,就已经可以证明此次灾难是有人在暗中操作的了。

  第二,暗精灵墓地是瘟疫的源头,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暗精灵一方的夏普伦在瘟疫事件扮演的角色仅仅是表面上的主角,真正的主角是密室里的神座还有那个女研究员。

  咱们俩在密室里发现了巨大的病毒孢子,但病毒孢子存在的意义完全是为了给那四个叫做灵魔的巨人提供能量而存在的。

  通过这点,说明帝国人想要研究的根本不是什么狗屁瘟疫,而是实力强大的灵魔。在如今这并没有战争的年代,偷偷躲在几十米深的地下研究生物武器。目的不言而喻,自然是想要为战争做准备。说白了,这是一场要打响战争的行为!散布瘟疫既能给灵魔提供能量,又能转走各大势力的注意力,真是一箭双雕!”

  酒葫芦仙人说的,有理有据。其实从那个瓦斯塔亚女人入侵自己的大脑时,霞早就注意到这已不是单纯的瘟疫了。

  只是她不想跟师父这件事,她不愿意让别人知道自己是从异次元裂缝里来的。

  见霞没有出声,酒葫芦仙人继续说道:“神座参与了此事。说明枭组织与德洛斯帝国有很亲密的来往。其次,咱们应该是唯一两个发现灵魔的人,未来不管是帝国还是枭组织肯定都会想方设法的要清理门户,师父倒是没什么的,只是你必须得小心行事了。”

  “洛!师父,他们会不会去针对洛?!洛现在到底在哪里?”想起洛还负着伤,很可能会成为枭组织狙击的目标,霞急忙一拍桌子问道。

  “哈哈哈哈哈哈!”

  爽朗的笑了几声,酒葫芦仙人连连摆头,回答道:“你别担心,在他们眼里,洛与咱们俩其实算不上什么太过亲密同伴吧?

  同枭组织对峙时,除了西海岸那次,你们俩基本没怎么在一块吧?黑炭头死了,上官漠成了咱们的人,枭组织不会针对他的。

  另外他现在正待在克里特那里,没事的。”

  “能把他接来吗?”

  “不,天韵山是你未来一个月的修行之地。除了咱们俩跟上官漠之外,我不想让别人知道这里。确保万无一失嘛!”酒葫芦主要是担心有人监视洛。一旦此地暴露,麻烦事就来了。

  霞有点失落的耷拉着头,嘀咕道:“好吧。”

  “怎么,你想他了?是想跟他重温一下同床共枕的滋味儿吗??”酒葫芦仙人突然把脸凑到霞面前,为老不尊的问道。

  此语一出,霞脸顷刻间红成了一个大苹果,她慌慌张张的站起来,一脸严肃的喝道:“你说什么呢师父?谁想重温那样的事啊?!况且那天晚上我跟他什么都没发生!!”

  “确定什么都没发生吗?那你紧张啥!?”

  “师父!!!”

  “行,啥事都没发生,啥事都没发生!师父不过是随口说说,你应该知道师父的毛病的。”笑眯眯的说完,酒葫芦仙人便站起来开始收拾碗筷。霞正要帮忙,却被他赶开了。

  她身体刚刚恢复,必须好好休息几天才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