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古怪的阿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清楚自己一个人是不可能找对路线的,酒葫芦仙人只好把暗精灵老头安置在一口棺材前,接着拿出自己的酒葫芦喝了一口想要喷醒他。

  然而,酒入口中,酒葫芦仙人却不忍心用这美酒来喷人了。三口两口灌的心旷神怡,没有带水的他只好抬起巴掌狠狠地抽在了那暗精灵老头干瘪瘪的脸上。

  “嗷呜!”

  这一巴掌打的不轻,痛的暗精灵老头直接哀嚎了出来。但葫芦仙人没给他哀嚎的时间,只见他拧住前者的衣服领子把他拎起来,故意装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的问道:“说,这里是啥地方?”

  “虚伪的人类…你别以为本赫大人是吓怕的!即便你杀了我,我也不会回答你一个字。你就乖乖待在这里缺水缺粮等着死吧!!”

  “赫大人,你原来叫赫大人。没想到赫大人还是蛮有骨气的嘛?”对付这类老头,酒葫芦仙人清楚用寻常的威胁或者动刑是没有屁用的。

  曾经在第二次阿拉德大战中跟自己的那位已经去世的大哥拉古司杰曾学习过两招的酒葫芦仙人有自己的办法。

  他把赫大人面朝下平放在地上,接着从自己鼓鼓囊囊的口袋里拿出一根铅笔,笑嘻嘻的说道:

  “赫大人,本仙人现在要把这根削尖了的铅笔竖在地上,再将你的鼻孔正对着铅笔尖。先给你几分钟想象一下,如果铅笔尖顺着你的鼻孔猛地刺进去,会是怎样的滋味。”

  “哼!雕虫小技!”赫大人毕竟是一个活了几千岁的暗精灵,自然清楚葫芦仙人是想要磨掉自己的意志。遗憾的是,他太天真了!区区一根铅笔而已,不足为惧!

  酒葫芦仙人将铅笔埋入土中,接着将赫大人生拉硬拽弄到了铅笔前面使鼻孔正对着铅笔尖。再用泰山法阵局部压制住他除了头之外的身体,这才满意的抱着肩膀,盘腿在赫大人面前坐了下来。

  不知为何,望着眼皮底下的铅笔尖,赫大人脑海里居然开始控制不住的想象着被铅笔贯穿鼻子的情景。

  那情景实在是太难以形容了。不出三秒,豆大的汗珠就从赫大人的鼻尖冒了出来,而他的脚趾更是紧紧的蜷缩在了一起。

  没错,由于脑海里那不堪入目的画面,赫大人已经紧张到开始本能地收缩起肌肉来。

  为了壮大自己的单子,赫大人不得不硬着头皮向酒葫芦仙人咆哮道:“你们人类真是阴险!居然用这等卑鄙的方式!有能耐你直接给个痛快!”

  若是酒葫芦仙人痛快的一掌拍死他,赫大人连眼皮都不会眨一下,可这为老不尊的家伙偏偏要摆上一根该死的铅笔让自己不由自主的想象着此时最不该想的情景,人心岂能如此的恶毒?!

  面对赫大人声嘶力竭的咆哮,酒葫芦仙人却一边挖鼻孔一边心不在焉的说道:“还有一分钟。”

  “你这个下等生物!”

  “三十秒。”

  …

  在经过令人窒息的倒数后,酒葫芦仙人便抬起屁股站起来抬起脚抵在赫大人的头上开始慢慢的向下面压下去。

  他的速度非常慢,力道把握的也很精准。通过这两点可以得知,酒葫芦仙人已经不止一次两次做如此特殊的拷问了。

  “咕噜!”

  整张脸如同水洗了一般的赫大人死死的盯着铅笔尖距离自己越来越近,他的脑海中更是接二连三的闪过铅笔刺破鼻子的画面。

  那滋味光想想就已经很难用语言来形容了,更不要说这正是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实。就在尖锐的铅笔尖触碰到敏感的鼻腔时,赫大人的心理防线与肉体防线顷刻之间便崩塌开来。

  他急忙晃头扯着嗓子喊道:“我说!我说!这里是英雄冢外面的小葬场,专门用来埋普通暗精灵军士的地方!!”

  “若是想调查瘟疫,我该怎样走呢?赫大人,你最好不要骗人啊,对于瘟疫之源,本仙人可是有仔细做过功课的!

  只要你说谎,立刻就会露馅,到时候不管你怎样求饶都避免不了被铅笔伺候的结局,明白吗?”

  其实,酒葫芦仙人对瘟疫源头根本没有一点儿头绪。他这样说,只是为了唬赫大人一下而已。

  “明白……你只需要前往熔岩……唔!”赫大人还未说出口,一只如同橡胶一样的手臂突然破土而出,从下方牢牢地掐住了赫大人的脖子。

  “唔咳咳!”赫大人痛苦的瞪着眼睛发出一阵模糊不清的声音,紧跟着便被突如其来的橡胶手臂给捏碎了脖子惨死在葫芦仙人面前。

  根本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酒葫芦仙人急忙抬起掌心汇聚出灵焰玉想要砸那只手臂。不料他左腿旁居然冒出另一只手臂牢牢地攥住了他的左脚踝,并用力向上轮出把酒葫芦仙人整个人都给扔了出去!

  “轰!!!”

  失去控制的灵焰玉落在地上,直接炸开了整片葬场的地面。许多木头棺材碎片夹杂着尸骸更是散落的满地都是。

  “啪嗒!”稳稳地落在了安全距离之外,开启感知模式的酒葫芦仙人发现此人的气息居然在十几米外的拐角里。

  尽管怀疑他是怎样把胳膊伸的如此之长的,但酒葫芦仙人还是压着眉头,沉声说道:“小子,别装神弄鬼了,快点儿滚出来吧。”

  “啊呀呀!真不愧是酒葫芦仙人呀,居然一眼就找到了我呢!好惭愧好惭愧呀!”

  知道自己躲不过酒葫芦仙人的眼睛,阿德便蹦蹦跳跳的从拐角中跑出来,笑嘻嘻的说道。

  阿德此时的模样,就像是一个小丑一样十分滑稽且诡异。而他的胳膊则软趴趴的耷拉在地上,简直跟两个肉鞭子没有区别。

  从未见过这样的人的酒葫芦仙人不禁露出一抹惊讶的神情,问道:“你是个什么东西?”

  “阿德!阿德的阿!阿德的德!”阿德扭着腰甩着胳膊,瓮声瓮气的回答道。

  “你就是枭组织的阿德?上官漠提起过你,真没想到枭组织里居然会有像你这样恶心的家伙。你到底是人还是某种变异的怪物?”

  “阿德是人!不是怪物!!”

  “阿德还要狠狠的惩罚你!!”

  前一刻还嬉皮笑脸的阿德突然沉下脸,伸长胳膊像两条蛇一样从两个方向同时攻向了葫芦仙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