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夫……夫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众人回到西海岸,就立刻把莎兰、GSD二人送到医馆疗伤。由于霞只是耳朵跟腿部有伤,她在医馆简单的包扎完便出院了。

  洛的背部有些充血跟淤青,医生给他开了几贴膏药,用不上三天即可恢复正常。让小月姑娘待在医馆照顾莎兰,霞洛等一行人径直回到了月来客栈。

  只要不是傻子,基本都知道这件事情决不像表面上那样简单。酒葫芦仙人有两个猜测。第一,拉古司柯是枭组织买通的傀儡。借解药失败、害死患者为由带走霞,再交给枭组织处置。

  这个想法比较直白且合理,但酒葫芦仙人觉得枭组织并不会设计如此简单的局。

  毕竟,拥有众多强者的枭根本没必要拐弯抹角的通过拉古司家族来对付霞。想要逮捕她,这些人随时都能正大光明的发动进攻。

  其次,拉古司家族背景雄厚,属于官宦巨头。对枭组织这个没有丝毫商业合作价值的恐怖组织可谓是恨之入骨。就算枭组织真的像拉古司家族伸出橄榄枝,拉古司家族也不可能冒险接触。

  第二个可能,就是瘟疫跟拉古司家族有关,甚至牵扯到拉古司家族的高层。若真是如此,那情况将更加复杂了。说不定,枭组织横行阿拉德大陆整整十年的原因正是拉古司家族出于某个目的而暗中庇护。接下来的目标,酒葫芦仙人决定要暗中调查一下拉古司家族。

  待酒葫芦仙人说完自己的想法,趴在桌子上扶着下巴的霞不禁一脸懵逼的嚷嚷道:“师父,你说的实在太复杂啦,真没想到,西海岸竟会有如此多的麻烦事!

  不管咋说,这灵魔瘟疫只有瓦斯塔亚的黑魔法师才能够散布出来。但除了我们俩之外,阿拉德大陆上绝对没有第三个瓦斯塔亚人了啊?”

  “你肯定?瓦斯塔亚不是存在于阿拉德大陆上的族群吗?怎能只有你们二人呢?”酒葫芦仙人紧锁着眉头,很是不解的问道。

  “那是因为……”没等霞开口,窗外就突然传来阵阵急促的脚步声。坐在窗前的酒葫芦仙人急忙向外望去,却发现一队穿着白色铠甲、拿着长矛的公国骑士浩浩荡荡的冲进了月来客栈!

  仔细观察,这些骑士的脖子上都佩戴了红色的围巾,与寻常的骑士并不相同。

  “居然是护卫骑士团??”

  察觉到一丝不妙的葫芦仙人立刻拉上窗帘,接着推开房门来到了走廊里。霞与洛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紧跟着走出来问道:“师父,他们肯定是来对付咱们的!”

  “八九不离十吧。霞,这些骑士可是来自赫顿玛尔的皇室护卫骑士团,是专门守卫皇室的特殊部队。他们在公国的官阶很高,不好招惹。

  按理来说,护卫骑士团是不许轻易离开赫顿玛尔皇宫半步的。唯一的可能就是斯卡迪女王亲自来到了西海岸这里。霞,师父得先走一步,你们在房间里等候。如果他们要带走你们,你们俩就老老实实的跟着走。相信师父,斯卡迪女王是一位贤明的女王,她不会不分青红皂白的治罪的。”

  语气严肃的说着,酒葫芦仙人又从衣服里摸出两颗红色药丸塞给霞,继续补充道:“这是师父特制的耐毒丹药,百毒不侵。你们先服下,防止路上有差错!”

  “行,那师父你干嘛去?”

  自然是相信师父的霞接过丹药,问道。

  “师父得去找出真正的黑幕。洛兄弟,一定要照顾好霞啊,别出差错。”

  洛点了点头,拍着胸脯保证道:“尽管放心吧!”

  …

  酒葫芦仙人前脚刚走,骑士们就冲入房间把坐在桌前的霞洛二人给包围住。带头的骑士是一个戴着眼罩的独眼男子,他走到霞面前拿出一张拘捕证,严厉的说道:“霞!你涉嫌杀害公国官员拉古司柯、自作主张研究所谓的瘟疫解药至患者死亡等罪行,请你配合一下,到西海岸市政厅,女王陛下要亲自审问!”

  “拉古司柯的死与在下无关!”

  为了真实一些,霞肯定不能一言不发、稀里糊涂的走。只见她猛拍桌子站起来,怒喝道。

  早猜到她会辩解的独眼骑士不在意的收回了拘捕证件,通情达理的回答道:“霞小姐,事实究竟怎样目前还未落定,先不要过于激动。倘若你真是无辜者,本官保证用八抬大轿把你送回客栈这里来,请走吧。”

  “好!前提是得带上他!”见这独眼骑士比护城军那些家伙的态度要礼貌得多。霞也不打算继续为难了,她很自然的挽住洛的胳膊,说道。

  “他是谁?拘捕令只说要逮捕你一个人,不许外人参与!”独眼骑士把视线挪到洛身上,问道。

  生怕洛说错的霞抢先回答道:“他叫洛,是我的丈夫,丈夫不算是外人吧?”

  “丈夫?”

  独眼骑士仔细的打量了一下他们俩的外貌,二人确实都有特殊的耳朵,披着大同小异的羽毛。说是夫妻也很符合逻辑。

  实在做不出棒打鸳鸯的事,他只好点头同意下了来:“行吧,你们俩都一块儿走吧!”

  “咱们走吧!”

  被霞挽住胳膊走出房间,洛心里顿时涌现出一股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滋味儿。霞刚刚说啥?她居然说自己是她的丈夫?

  她是在暗示自己……还是直接表白?为了证明自己的预感没错,洛不禁红着脸把嘴凑到她的耳旁小声问道:“霞……你刚才说的是认真的吗?”

  “??”

  霞扬了扬眉头,脸上一副不明白的表情。

  “你刚才说咱们是夫妻……认真的?”

  “滚!你在想屁吃!”狠狠地用自己的指甲戳了下洛的胳膊,霞毫不客气的打破了洛的幻想。

  “……”

  前一刻还意气风发的洛直接耷拉着头变成了一个泄了气的皮球。霞这个家伙,到底啥时候才能明白自己对她的真心呢?

  好累啊,好累!不明不白的还要跟她一块儿去坐牢,自己这是何苦呢?不过,若是能在坐牢期间为了演戏而跟她做一些夫妻才能做的事情,自己还是不吃亏的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