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上官楠与上官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望着上官飞的眼睛良久,酒葫芦仙人放缓语气略带着一点央求的说道:“飞儿,我跟你实话实说了吧。土之石真的不在霞手里,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真正的土之石在何处。”

  “父亲,你大可不必说这些。如果你真的想保护那个鸟人,就让她老老实实的把之前在龙戈镇拿到的残片交出来。再跟你说个好消息,枭组织有两组人马正往西海岸这来,你们只有三天时间。

  三天一到,你徒弟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说完,上官飞便戴上面具匆匆离开了。望着他迅速消失在视野中的身影,酒葫芦仙人气的直接将掌中的酒盅给捏的支离破碎!

  上官飞是上官楠的亲生儿子,遗憾的是他的母亲在他六岁时就不幸遇难在了第二次阿拉德大战中。

  那时候的上官楠是贝尔玛尔公国的王室护卫军的统帅,在战争中他为了保护年幼的斯卡迪女王导致自己的妻子死于刺客的刀下。

  妻子死的时候,上官飞亲眼目睹。而从那时开始,他就深深的恨上了自己那位做出了大义灭亲的举动的父亲。

  伴随着战争的结束,贝尔玛尔曾经数一数二的名门贵族上官家族遭到了巨大冲击、人财两空、战争结束的第二年即土崩瓦解。

  卸下官职的上官楠带着上官飞离开赫顿玛尔来到了偏僻地区谋生。奈何上官楠由于失去妻子染上了酗酒的毛病,这让上官飞还未成熟的心中更是蒙上了一层阴影。

  上官飞一天天长大,很想念母亲的他开始对父亲、贝尔玛尔公国甚至整片阿拉德大陆都产生了扭曲的仇恨。

  在满十六岁那年,上官飞在写下一封要为母亲报仇的誓言书后便离开了上官楠,从此了无音讯。

  正因如此,没了亲人的上官楠才彻底忘掉过去,游走于阿拉德大陆,并用所谓的酒葫芦仙人来自居。可他心中,一直奢望着自己能让上官飞忘掉心中的仇恨,过上属于正常人的日子。奈何上官飞已然走火入魔,成为了枭组织的头目,数年间犯下了很多不容原谅的罪行。

  没有办法,他目前能做的,就是尽全力阻止自己的儿子伤害霞。霞可是他好不容易才遇到的太阳,他决不允许有乌云遮住这太阳!

  …

  西海岸魔法公会地下研究室。

  说是研究室,实际上不过是一间摆满了魔法书籍、法杖、魔法石等杂物的仓库。在研究室的里面,有一间玻璃做成的隔离房,一位憔悴不堪的病人正躺在里面。

  这位患者的症状非常厉害。在他的脖子、胸口甚至连双腿上都长了油腻腻的孢子。若不是魔法师们用营养液持续为他提供营养,估计他早就被孢子给榨干了。

  “霞姑娘,请戴上护具。”

  进隔离房是一定要做好防护措施的,林海长官刚把防护面罩、橡胶护臂等特殊护具拿过来。就发现莎兰直接在众人四周形成了一个淡绿色的防护罩,说道:“林长官,不用麻烦,有这魔法防护罩即可防护瘟疫。”

  “……”

  有些尴尬的耸了耸肩,林海便把护具扔在桌上跟着这些魔法师一同走进了隔离房。可他们没发现的是,一位男性魔法师也偷偷的挤入其中一同进了隔离病房。

  …

  “求求你们救救我!”见到有人进来,那患者声音很是虚弱的发出了求救。他感觉浑身都很痛,就像有针管扎在自己体内不停的往外抽取自己的血液一样,痛苦至极!

  “别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莎兰走到床前把他推到霞身前,接着打开了隔离房内特制的强力灯。这样一来,孢子上面的细节组织就能观察的一清二楚了。

  还从未如此仔细的端详过孢子的霞把瓦斯塔亚古书拿到洛面前,随口说道:“洛,帮忙找到第三百三十页。”

  “嗯。”

  “好吧,先仔细瞧瞧这东西!”

  从莎兰那里接过放大镜,霞便弯下腰把脸凑到患者大腿处的孢子前开始细细的扫视。只见孢子上面长满了类似于小触须一样的恶心东西。而触须尖部则不时的往外喷射着细小的不明粘液。

  她记得,古书上描述的灵魔瘟疫好像就是通过孢子向外喷射毒液来感染其他人的。这触须的表现与书中描述的基本相同!

  “霞,找到三百三十页了。”洛把古书拍在桌上,霞跟莎兰二人立刻围了上来。只见书中有一张灵魔瘟疫的草图,图中是一个灵芝模样的孢子,而在孢子周围则夸张的画了许多密密麻麻的触须。

  除此之外,在孢子图片下方,用瓦斯塔亚独有的文字写着:“孢子表面生长着具有溅射毒汁的腺,可感染周围生灵。”

  根本不懂瓦斯塔亚文字的莎兰皱着眉头连连问道:“霞,这写的到底是啥意思?”

  “没错了,目前的瘟疫正是灵魔瘟疫。莎兰小姐,这图片下面的文字意思是说,孢子表面生长着具有溅射毒汁的腺,可感染周围的生灵。刚刚我用放大镜在孢子表面发现了密密麻麻的小触须,百分百是灵魔瘟疫。”

  霞非常兴奋的抬起头,回答道。

  “何为灵魔瘟疫?”莎兰点了点头,但灵魔瘟疫她同样很陌生,不得不开口问道。

  “灵魔瘟疫是很久很久前曾经肆虐过瓦斯塔亚一族的瘟疫,它能吞噬人的能量,不管是血气、精气还是灵气都无法幸免。

  但根据古书记载,这灵魔瘟疫实际上是由黑魔法师创造出来的邪恶禁术。这禁术的运用原理是使用者先散播出具有本人意识的孢子来感染生灵。孢子则能将吞噬到的血气、灵气、精气通过魔法纽带输送给使用者。

  唯一的破解方法就是以毒攻毒,用能吞噬魔法的东西吞掉禁术,孢子失去了与使用者的链接,自然而然的就会死亡。”

  霞回答的非常仔细,连门外汉林海都弄的明明白白了。同为魔法师的莎兰则焕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你们瓦斯塔亚人的前辈们还真是聪明啊!”

  “是啊,咱们目前唯一的难题是如何将噬魔菌变成解药。其次,是这禁术的使用者到底是谁。正常开说,瓦斯塔亚的魔法禁术是决不可能流传到外界来的”

  霞有些自豪的笑了笑,回应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