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师徒赌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海给安排的住处是南阳北街的一家客栈。客栈里一片狼藉,想必是客栈老板早就离开镇子不知道上哪避难去了。

  由于客栈的二三楼都有住过人还没来得及收拾的缘故,三人只好决定在一楼先对付着住了。

  而且客栈一楼方便走动,还能随时烧火做饭,就是没有住的房间。不过霞并不是娇贵之人,住哪里都无所谓。葫芦仙人跟洛就更不用说了,在阿拉德大陆混,没睡过地铺、躺过街头可不行。

  酒葫芦仙人把一张长四米的床垫铺在客栈一楼的靠墙的地上,抬起头望着趴在桌前闭目养神的霞问道:“霞啊,咱们只有一张长床垫了。位置实在是不富裕,咱们的铺位得并排挨着才行,你介意不介意?”

  “非常介意,我不想跟那只小狗在一张床垫上睡觉呢!要睡你们睡,我随便找棵树都能睡觉。”

  霞连眼皮都没睁的回答道。

  “那可不行,哪有让姑娘出去睡,俩男的在屋里睡的道理啊?”酒葫芦仙人自然不会同意。只见霞睁开眼睛把视线落在洛的身上,幽幽的开口说道:

  “那师父,咱们俩在屋里睡,让小狗到外面睡如何?”

  “霞,你别总是冷嘲热讽我了。我知道你为什么会如此反感我,但我再向你保证一遍,那天晚上咱们俩啥都没有发生,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没等葫芦仙人开口,洛就抢先坐在霞对面,一脸严肃的说道。

  “那好,你若是能给我倒杯茶喝,我就原谅你吧,行吗?”

  表情讥讽的笑了笑,霞便将桌上的落满了灰尘的空杯子推到洛面前,又将已经放置很久的半壶茶递给了他,问道。

  “你想拿水泼我就直接说,没必要整这些,你根本不是个拐弯抹角的人。”说完,洛便将茶壶推了回去。

  “那好,洛先生。既然你如此清楚我的为人,想必你更应该清楚我对你这样的人是什么态度了。你不要妄想我会原谅你,我对你的那份信任早就随着那天晚上的事情而烟消云散了。”

  “行,你原不原谅我都无所谓。但你没有资格要求我离开,我想做什么是属于我的自由。因为我喜欢你,所以才跟着你,这是我的自由,你管不着。”

  洛语气十分坚决的说完,就猛地站起来将手中的茶壶捏的支离破碎。紧接着转身往外面走。

  “洛老弟,你去哪?!”酒葫芦仙人见状连忙追上去问道。

  “哼!”

  洛冷冷一笑,回答道:“去个清净的地方好好休息,我可不想耽搁你徒弟今晚的好梦。”

  “等等!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酒葫芦仙人再三阻拦,都没有把洛叫回来,他不由得有点生气,略带有埋怨的喝道:“霞!你没完没了啦?就不能安安静静的和平相处?人家洛都跟你道了不止三回歉了,得饶人处且饶人你明白不明白?”

  “哼,师父你就是收了他好处了。”

  霞不是一个不讲理的人,即便心里头有火、外加伤口疼的心烦的要死,她仍然没有向师父发火,而是鼓起腮帮略带着一点憋屈的嘀咕道。

  “师父收了好处?你大胆!”被霞说了个正着,可葫芦仙人仍旧硬着头皮严厉的训斥道:“霞,师父跟你说!像洛这样对你好的人可不常有,别等失去的时候才知道珍惜!

  你不是总嚷嚷着自己没有未来、没有念想、像个机器人吗?告诉你吧,他就是你未来唯一的念想!”

  “你可别说笑了师父!他是我唯一的念想?那我还不如现在就喝药归西了!”

  “你不信?好,霞!师父跟你做个赌注吧!如果你们俩没有走到一起,那师父就戒酒戒色!”决定要跟霞打赌的酒葫芦仙人索性坐到她身前一字一句的立下了赌约。

  “行啊,稳赢的赌局有啥不赌的?”师父自信满满的模样同样勾起了霞的兴趣,她伸出左手摆出拉钩的姿势,笑着说道:“如果你说的事是真的,徒弟就给你两百万金票!”

  “不不不,不要钱。”

  “不要钱……你想要啥?”

  “若是师父赌赢了,你就给师父拍十张年轻漂亮的小姐姐们的……咳咳!你应该明白师父说的意思!”

  说到这,酒葫芦仙人的眼睛已经弯成两个尖尖的月牙儿。他甚至都能想象到那无比艳丽的一幕了。

  “没问题!”

  师徒二人再次拉钩定下了这双方都觉得自己赢定了的赌局。

  …

  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邻邦:德洛斯帝国的一座名叫枭龙山的山体内部。

  一位皮肤白嫩、容颜如十几岁的女孩般的中年女子正坐在一张龙头骨座椅上面。

  她身穿暗红色抹胸长裙,肩头站着通体乌黑、幽绿的眸子散发着浓浓戾气的邪恶乌鸦。一头红色的披肩卷发搭在座椅上,与霞大同小异的耳朵上套着一排银色耳环,藐视天下一般的自信面容下却是如同死神一般的冰冷。

  “呃……”

  然而,这女子的声音并不年轻,而是像个垂暮的婆婆一样嘶哑。见一个目光呆滞、面色苍白的仆人端着一碗血红色的汤走上来,她颤颤巍巍的扶着椅子把手撑起身子,问道:

  “她……来……了?”

  “是的,主人!”

  仆人跪在龙头椅子前,将红汤举过头顶,十分恭敬的回答道。

  “有…察觉嘛……”

  “回主人,通过水晶球的来分析,她好像察觉到了一点点儿灵魔瘟疫的蛛丝马迹!不过目前并没有后续调查!”

  “好像察觉到了??!!”见仆人没有确定,这女子便提高了音量、语气中更是满带着怒意的呵斥道。

  这一出可把仆人吓的半死,他急忙趴在地上,匆匆回答道:“主人饶命!小的能确定她对此事起了疑心,着手调查只是早晚的事情。”

  “立……刻……把她除掉……”

  “主人,请问安排谁比较好?上官漠还有黑炭头他们二人已经铩羽而归。”

  “你们自己安排即可,不要何事都过问太多。退下吧!”

  说完,累的浑身直冒冷汗的女子便把碗中红汤喝了大半碗,接着放在一旁让自己肩头的乌鸦尽情点酌。

  那猩红的汁水,跟鲜血一模一样。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