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出发!前往诺斯玛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九月九日,清晨五点钟。

  “集合!集合!!”

  天刚蒙蒙亮,公国军就匆匆忙忙的把客栈里的冒险家们给叫醒。而且这些抠门的公国军只买了一大筐便宜的白面饼外加咸菜来当早餐。

  不过,酒葫芦仙人自然不会让霞吃这些寒酸的东西。他提前到村子里面买了热气腾腾的瘦肉粥、包子还有许多熟食打算路上吃。

  找了处偏僻的位置坐下,他便将瘦肉粥推到霞面前,说道:“霞,喝点热粥。”

  “哇!师父,你对我真好!”

  在寒意十足的拂晓喝上热粥可是天堂般美妙的享受。霞拿起勺子,笑道。

  “是啊,师父就只有你这一个徒弟,不对你好对谁好啊?”

  “师父,我昨天研究了下地图。想从诺斯玛尔去西海岸共有两条路。一条是直达西海岸的山路、一条是穿过赫顿玛尔再到西海岸的大路!咱们走哪条啊?”美滋滋的喝了口粥,霞开口问道。

  “不清楚,诺斯玛尔的情况目前到底是啥样目前还不能确定。你必须得抱着这两条路都走不了的打算才行。”

  喝了一口酒,葫芦仙人的眼睛不停的在忙忙碌碌的公国军们的身上来回巡视着,呢喃道。

  “会有这么严重吗?”

  “别担心,咱们去诺斯玛尔之前先服用师父特制的抗毒丸。”

  在衣服里来回摸索了半天,酒葫芦仙人这才将一颗用纸包着的药丸递到了霞面前。

  霞倒是不客气,她接过来直接扒掉皮扔进嘴里咽了下去。

  …

  时间刚过六点,差不多十几辆长长的厢型马车就聚集在了村子大门外的空地上。

  这次征集中,公国军一共征集来了整整五十多个冒险家。出发前,公国军的负责人径直走到众人面前深深的向着大家鞠了一躬,感谢道:

  “谢谢各位为公国无私奉献的勇士,现在我要说明诺斯玛尔的情况。不瞒你们说,那里的情况非常不妙。突如其来的瘟疫已经感染了诺斯玛尔全部城区,并且诺斯玛尔周边的村镇等也出现了感染情况。

  除去瘟疫,疯狂盗贼团还攻占了诺斯玛尔大部分城区为非作歹,百姓们死伤惨重。公国资源有限,不得不征集大家前去剿匪、战瘟。

  第一批志愿军昨天上午就出发了,咱们算是第二批。目标是诺斯玛尔北侧的一个镇子,南阳镇。距离此处约四百多公里,预计明天中午到达。

  大家还有什么要问的吗?如果没有请登车出发吧!”

  酒葫芦仙人皱着眉头思索片刻,突然开口问道:“请问,南阳镇目前的情况如何?”

  “南阳镇有小部分感染者出现,且有两百多个疯狂盗贼团的流贼,咱们需要武力打入南阳镇。”

  公国军如实回答道。

  “呃,两百多个流贼?太多了吧?”霞对此非常诧异,单单一个南阳镇就有两百多个盗贼!这疯狂盗贼团的势力未免有些太大了吧?

  葫芦仙人点了点头,解释道:“霞,你有所不知。疯狂盗贼团是汇聚贝尔玛尔将近半数人渣的集团,人数粗略估计得有上万!如果没猜错,他们是打算借着本次瘟疫拿下诺斯玛尔的控制权自己称王称霸。”

  “噢。”

  …

  回答完其余几个人的问题,众人便开始登车。每个车厢里只能坐三人,每辆厢车外配备两个公国军,十几个车厢勉强装得下。

  而不喜欢与人类距离过近的霞自然不打算抢,待最后一位陌生冒险家登上厢车,空地上只剩下一辆厢车、两位负责赶马带路的公国军与师父了。

  坐在车厢最里面,霞忍不住抱着肩膀开心的笑道:“嘿嘿!太好了,没有别人碍事,只有师父跟我坐一车!”

  “呦,你现在不嫌弃师父啦??”坐在霞对面位子的酒葫芦仙人把行李放在脚下,哭笑不得的问道。

  “要是你不那么好色,我就不嫌弃。噢噢噢,差点忘了!跟你说,我昨天晚上把灵术三阶完全学会了,我是不是已经掌握了灵术啦?”

  望着霞自信的表情,葫芦仙人只是不屑的撅了噘嘴,说道:“掌握灵术?别想太多啦!灵术第三阶段的修行共分为三个学习部分。你只是马马虎虎的掌握了第一部分而已,还有两个更难的部分等着你呢!”

  “噢。”

  被师父无情的浇了一盆冷水,霞不由得沮丧的耷拉着脑袋不再说话。可她刚安静下来,厢车外面却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还有人?”

  酒葫芦仙人撩开车厢的窗帘向外瞥了眼,结果洛的身影居然出现在眼前!

  背了个包裹的洛气喘吁吁的来到公国军面前客气道:“真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

  “快上车吧,要出发了。”

  “好!”

  然而,洛刚撩开门帘,就与坐在里面的霞大眼瞪小眼撞了个正着。双方互相对视了良久,谁都没有出声。倒是公国军催促了一句:“愣着干嘛?快点上车吧!”

  “好好!”

  …

  见洛面色苍白、表情僵硬的坐在自己身旁的位置,霞刻意往里面强行挤了挤,嘲讽道:“哎呦,原来是洛狗狗啊,真是倒了血霉啊,居然跟一个畜生坐同一辆车。”

  “霞姑娘,你已经打了我一次了,咱们两清了,不要太过分。”洛也是有脾气的人,对霞的嘲讽忍无可忍的他直接侧过头怒视着霞,不悦的提醒道。

  “你想怎样!?”

  霞同样直直的怒视着洛,丝毫不退让的喝道。

  “霞姑娘!我再次郑重的重申一遍,昨天晚上咱们之间啥都没发生!而你居然摔坏了我精心订制的口红,你到底有没有一点人情味?”

  “我摔的就是你的东西!拿着它我觉得恶心!垃圾!你这趁人之危的小人!”

  恶狠狠的说完,霞索性将头扭向了车厢里面。酒葫芦仙人通过她那对儿直直竖立的耳朵来分析,确定她正处于爆发与理智的中间。

  为了让路程能安宁一些,他只好朝着洛竖起食指摆出了一个“嘘”的手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