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冒险家征集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霞,你发这么大的火干嘛?”

  觉得霞有点太过分,酒葫芦仙人皱着眉头站起来问道。

  “师父!你是不是也有份??”霞回过头望着葫芦仙人的眼睛,质问道。

  “你疯啦?师父都不知道你为啥要发火!瞧瞧你把人家打的,好歹他也是救过你一命的恩人啊!”

  “恩人!?难道恩人就能随便侮辱我的尊严吗?你别说了,师父。麻烦你收拾东西准备离开这里,我要去洗漱!”

  眼眶有些湿润的霞喊了一句,紧接着气鼓鼓的上了楼。没有办法,酒葫芦仙人只好跟着她一块儿回了房间。

  他走进屋堵住霞,问道:“等等,霞!你把事情说清楚!到底发生啥事至于你打人家的头啊?”

  “他趁我醉酒……把我……给玷污了。”

  霞委屈的抹了把眼泪,哽咽的回答道。

  “玷污了?不会吧,有没有血迹?”酒葫芦仙人来到床前瞥了两眼,问道。

  “没有,我检查了。可他肯定对我做了别的见不得人的龌龊事!我真的是看错了洛!他就是个畜生!猪狗不如的畜生!”

  坐在床上把霞拉到身前,酒葫芦仙人便苦口婆心的劝道:“这事确实是他做的不对。但霞,你得清楚一点,像这样的事其实双方都是有错的。估计你醉酒后也是半推半就,不然怎能让他得逞呢?”

  “够了师父!别再说教了,我现在不想再提这件事,更不想提他。等下次要是遇见他,我一定把他宰了喂狗!”怒气冲冲的喊完,霞就不再理会师父自顾自的端着水盆离开了房间。

  “唉!”

  望着狼藉一片的床铺,酒葫芦仙人不由得面露无奈的自言自语道:“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啊。洛啊洛,你这臭小子真是有点太急性子了啊!”

  …

  离开驿站,还带着火气的霞肯定是没有修行的心思了。她决定即刻出发前往诺斯玛尔,酒葫芦仙人自然没理由拒绝。

  可师徒俩背着行囊刚来到村子大门口前,却发现村子通往诺斯玛尔的路被公国军给封住了。

  三三两两的全副武装的公国军正在给聚集在门前的人们分发表格。

  霞挤到一位公国军面前,问道:“请问这位军哥,这是啥情况?”

  “瞧一下告示栏不就行了!”公国军朝路旁的一个临时搭建的告示栏努了努嘴,不耐烦的说道。

  “告示栏?”来到告示栏前,酒葫芦仙人便一字一句的念道:

  “因诺斯玛尔瘟疫严峻,现禁止一切人员前往。并急切的向广大冒险家、能人异士寻求帮助!

  但凡加入支援诺斯玛尔队伍中的勇士们可免费搭乘九月九日的厢车前往诺斯玛尔并支付一定量的奖金。等事情结束,贝尔玛尔还会提供更丰厚的报酬!”

  “太好了,有专用的厢车。”得知有专门的厢车可以前往诺斯玛尔,霞不禁开心的拍了拍手掌,笑道。

  “别高兴的太早了,霞!”

  “咋了师父?”

  “诺斯玛尔可是一个大城啊,按理来说贝尔玛尔应该会安排大量人马来援助那里的才对。为何不出兵,而且要雇佣实力水平、脾气品性都参差不齐的冒险家呢?”葫芦仙人觉得,肯定是诺斯玛尔境内的瘟疫到达了极其严重的地步。让冒险家们去调查起码不会造成贝尔玛尔军事力量的损失。

  “不管有多危险,我都要加入!难不成这瘟疫还能比枭组织可怕吗?”霞不在意的说完,便去找公国军报名了。

  确实,自己有解毒丹,瘟疫应该不会对霞有威胁。枭组织对霞来说的确更加可怕,于是他踮起脚,大喊道:“霞!顺便帮师父也报上名!”

  …

  “姑娘,报完名您需要在我们提供的客栈里住下,等明天一大早集体出发。这是您跟那位大叔的证件,请保管好!”

  在表格上登记好个人信息,帝国军这才将两个银色的铁牌交给了霞,说道。

  “客栈?提供食物吗?”

  “当然有,我们是不会亏待敢于冒险前往诺斯玛尔拯救百姓们的勇士的。”公国军点了点头,回答道。

  …

  公国安排的客栈其实就是征用了一家村子里的小客栈。与一堆报了名的冒险家来到客栈里,霞跟酒葫芦仙人便提前挑选了一处最干净的双人间走了进去。

  坐在床上,酒葫芦仙人从腰间拿下酒葫芦灌了口酒,说道:“霞,诺斯玛尔目前情况肯定不好,咱们得做点防护措施才行。”

  “啥措施?咱们去诺斯玛尔又不是真的帮忙,不就是借路走嘛?不接触感染者是不会轻易感染的。”头有些疼的霞软绵绵的躺在师父对面的床上翘着腿毫不在意的回答道。

  “哼,年轻人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师父懒得跟你解释。”

  嘴角微微上扬了下,望着放在床头柜上的空茶杯,霞忍不住问道:“师父,你说这瓷茶杯砸人头上到底有多疼啊?”

  “跟棒子打头上差不多疼。咋了,这功夫又开始心疼起洛来了?”

  “呵呵,我恨不得把他杀了!我只是觉得用茶杯打他太便宜他了,这个狗东西居然趁我醉酒时亲我!还偷偷的一路跟到这里来了!你说他是不是神经病啊?”

  霞说着说着,气又上来了!稀里糊涂的被别的男人给亲的脖子都红了,这样的事对她来说简直是莫大的侮辱!

  “嗯,你说的没错。洛这件事办的确实有些龌龊!可师父提醒你一句,他可是真心实意的喜欢你啊,你信不信就算发生这样的事,他还是会跟着你?”酒葫芦仙人扬着眉头,俯下身说道。

  “他敢跟就敢揍他!”

  “只怕你揍着揍着就离不开他了。”

  “别说了师父!我脑袋痛!”

  不耐烦的嚷了一句,霞就把头扭向床里面不再出声。而经常宿醉的酒葫芦仙人自然清楚头疼的滋味儿,他站起来小心翼翼的关上门,接着离开了房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