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葫芦仙人的另一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上,在离蒸村五十里外的山中。跑了一整天的酒葫芦仙人与霞总算能放下心来好好的休息了。

  把赤狐还有自己被酒葫芦仙人偷走的马拴在树干上,霞便扭过头问道:“变态大叔,这回该有空教灵术了吧?”

  “别总叫变态大叔,有损形象,会把姑娘们都吓跑的!”把简易帐篷布从大葫芦里拿出来,酒葫芦仙人忍不住嚷道。

  “你的葫芦居然是背包?”

  “嗯,很有特色吧?别傻站着了,快点帮忙弄帐篷啊,你难道晚上想在这深山老林里赤裸裸的睡觉吗?”

  “你只有一个帐篷?”走到他前面帮他把帐篷布摊开,发现只有一块的霞忍不住问道。

  “嘻嘻嘻嘻,挤一挤还是能没问题的。”

  霞这辈子是不可能跟一个人类,还是人类中的变态大叔挤在帐篷里休息的。她把布扔在地上,随即转身三步两步敏捷的窜上了树梢并把腿搭下来,说道:“你这变态大叔还想着占便宜?别妄想了,我们瓦斯塔亚人在树上就能休息,你还是自己慢慢弄吧。”

  “瓦斯塔亚,还是第一次见,是属于半人半兽的种族吗?”感觉霞这孩子很有意思,酒葫芦仙人决定跟她正常一点聊聊。

  “嗯,瓦斯塔亚是源自于自然的族群,不过半人半兽并不正确。瓦斯塔亚人就是瓦斯塔亚人,没有半字一说。”

  “你好像很在意瓦斯塔亚啊,明明自己正处在人类国家中。况且,老夫行走阿拉德大陆多年,还从未遇见过瓦斯塔亚人。”打着地钉的酒葫芦仙人说到这儿时停顿了一下,他隐约猜到霞的来路可能不简单。

  “我有我自己的原因,别问了,赶快弄你的帐篷吧。等明天早上好有精神教我灵术。”

  不打算把自己的事说出来,霞便不耐烦的把头扭向了别的方向。今夜的天气很好,躺在高处的她能清楚的欣赏到美丽的星空。

  “唔?”

  随着一颗流星划过,霞突然想起来今天好像是八月二十一日,这正是自己的生日。回想起上次过生日,父亲、母亲、弟弟他们还在世。母亲特意从人类的镇子上买来了一块大蛋糕,那是霞吃过最好吃的东西。

  记得那天夜里,母亲陪她躺在自家的房顶上观赏着同样美丽的星空。她还对着一颗流星许了愿,她想改变瓦斯塔亚,让父母都能过上安全幸福的日子。不用再恭维人类,不用再惧怕人类。

  现在,她正走在改变瓦斯塔亚的路上。就算瓦斯塔亚真的踏上了世界的高峰。父亲、母亲、弟弟也都没办法见证了。

  想着这些往事,霞的眼睛湿润了。不过她很快就擦干了泪水,她告诫自己是瓦斯塔亚的革命者,革命者可不能随意的流泪。

  …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酒葫芦仙人把帐篷搭建完毕。又点燃一堆篝火,立上支架开始烤自己在蒸村买来的生鸭子打算夜酌几杯。

  葫芦仙人外表或许大大咧咧,没心没肺。其实他的心思非常细腻。从半个小时前就发现霞躺在树梢上一直望着天空发呆,一路上见过太多人的葫芦仙人连想都不用想,她肯定是一位经历了很多磨难的孩子。

  原因很简单,霞的眼睛里有着并不属于她这年纪该有的凶戾与警惕,还有坚毅。一个姑娘本该是被男朋友呵护的时候,结果却独自出现在艾尔文镇的战场上跟鬼剑士、僵尸这些麻烦的家伙打到遍体鳞伤都不肯服输。

  说实在的,酒葫芦仙人莫名的心疼。这世界真是太残酷了,总是能逼出如此苦命的人。

  …

  把鸭子烤的里焦外嫩,撒好调料。酒葫芦仙人便抬起头朝着树梢喊道:“霞啊,来吃点东西吧?咱们走了一天了,就中午吃了点干粮,夜里肯定顶不住的。”

  “你吃你的,这儿有干粮。”心情有些沉的霞小声拒绝了他的好意。

  没有办法,酒葫芦仙人只好把鸭翅、鸭脖子还有鸭腿这几处最好吃的部位扯下来用油纸包好,接着跟霞一样敏捷的踏上树梢,递到霞面前,说道:“快点吃了吧,客气啥?”

  没想到他会上来,霞连忙扭头擦干了脸上的泪痕,嘀咕道:“都说了你吃你自己的,真是多管闲事!”

  “霞,是不是觉得一个人很苦?”

  把鸭子放在树梢上,发现她的泪痕的酒葫芦仙人索性盘腿坐下来语气平淡的问道。

  “苦吗?一点都不苦!”

  “哈哈哈哈哈哈,确实不苦!独自一人自由自在的多好啊?霞,老夫给你讲一个真实故事吧,故事的内容你没准儿很熟。”

  从腰带上拿下酒葫芦喝了一小口,葫芦仙人便慢慢地讲开了:

  “数十年前,在阿拉德大陆上的一个镇子里有位小男孩。他有着一个羡煞旁人的四口之家,日子过得无忧无虑。

  可随着一场战争,他的家人不幸成为了冒险家们之间冲突的牺牲品。父母、弟弟都没有幸免。那一刻,男孩儿心中的幸福之家顿时变的支离破碎,甚至都没有给他一丁点回旋的余地。

  男孩儿绝望的咆哮,对世界的愤怒最开始得到了人们的理解。大家都会安慰他,鼓励他忘掉悲伤,坚强的面对未来。

  男孩儿也确实做到了,独自长大了一些的他用着孩子的方式来报复冒险家,为村子惹了许多算不上麻烦的麻烦。目的只是为了让大家能够注意到他,关心他。可此时,人们对男孩的理解已经变成了厌恶,他们慢慢开始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去要求、排挤、谴责这位男孩儿。

  而其他人没有谁思考过,自幼失去家人,独自长大的男孩儿究竟经历了怎样的痛苦。他为何要做出不被常人喜欢的事情。因为他们并不关心,毕竟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嘛。

  故事的结局,男孩儿带着自己心中的目标离开家乡四处闯荡,同时学会了该如何隐藏自己心中的愤怒与痛苦。

  那就是勇敢的忘掉一切!忘掉负担,忘掉没用的往事,不带丝毫杂念的前行。当真正的忘掉了一切时,男孩儿发现世界好像都被他感化,从此再无痛苦。”

  葫芦仙人的故事,让霞有点小震惊。他的故事简直跟自己的经历一模一样。觉得这大叔或许并不是个单纯的变态的她抬起头,开口说道:“没想到从你口中还能说出这些。”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难道老夫在你眼里就如此之差吗?”面对霞的调侃,酒葫芦仙人顿时昂起头爽朗地大笑了出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