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凌风与凌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啪!”

  知道十藏这回是彻底生气了,霞只有尽全力把他打倒再逃跑。她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猛地砸在来不及躲避的十藏的脸上,接着拔腿就往胡同外面狂奔。

  被石头砸的鼻子哗哗淌血,十藏气的要死,他疯了一样的站起来三步两步窜到猎枪前捡起来推弹上膛,对着几十米外的霞狠狠地打了一枪!

  “嘭!”

  由于他的猎枪是自制的,精准度并不是特别的好,再加上霞毫无规则的左右躲闪,那颗子弹硬是擦着她的羽蓬射到了墙上。

  “混蛋!算你走运!”

  气急败坏的摸出一颗子弹,推进枪膛,十藏直接瞄准了霞前方。既然打不准,那就预判射击,不信打不死这个家伙!

  “嘭!”

  又一声枪响,霞急忙想向左侧躲避。可右腹紧随而来的刺痛告诉她,自己中弹了!尽管鲜血迅速染红了衣服,但霞仍然没有停下脚步,她捂着伤口一步一步的冲出胡同,第三声枪响却再次回响在胡同之中。

  “噗嗤!”

  “唔—哇!!”

  第三发子弹,不幸射穿了她本来就有箭伤的左腿。连带着丝丝血肉,那颗变了形的子弹直接落在了霞前方的街上。而霞,则一头栽倒在地,痛苦的哀嚎了出来!

  鼻血淌了一脸,拧着还冒着烟的猎枪的十藏怒气冲冲的走出胡同,径直来到趴在地上被羽蓬遮住身子的霞身前,狰狞的嚷道:“臭娘们儿,老子今天一定要拔光你身上的羽毛做成围脖!”

  “唔……啧!”

  霞已经没有力气再逃了,两处枪伤带来的疼痛让她差点晕过去,汗水更是打湿了里面的内衣。

  她没想到,带着拯救瓦斯塔亚的梦想来到这个世界,却连两天都没坚持住就要死了。怪就怪在自己太过愚蠢,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眼里淌出一滴不甘心的泪水,霞闭上了眼睛静静的在心里默念道:“爹……难道女儿做错了吗?瓦斯塔亚人终究不能改变?”

  …

  “咣!”

  就在十藏打算杀死趴在脚下的霞时,一把银白色的长剑突然从街对面飞出直接将前者的猎枪劈成了两半!

  吓了一跳的十藏立刻弹开,喊道:“谁!”

  “都说艾尔文镇的乌蝎帮无法无天,没想到居然会无法无天到随意在大街上杀害一个年轻姑娘的地步。”

  在一阵不屑与轻蔑的嘲讽中,一位有着白色披肩卷发,面容冷若冰霜,红色眸子,烈焰红唇,穿着黑色长风衣的年轻女子从黑暗中慢慢地走了出来。

  “冒险家,不要多管闲事。”

  “哼,如果偏要管呢?”

  来到霞面前的白发女子毫不畏惧的回答道。

  十藏可不是软柿子,冒险家又算什么?艾尔文镇只有乌蝎帮说了算。他猛地甩落自己的大衣,同时从腋下的枪套中拔出两把短枪瞄准了白发女子,说道:“那你的冒险生涯恐怕就要到此为止了。”

  “不一定哦!”

  然而,十藏预料之外的是,一位与白发女子颇有些相似的男子不知何时从背后将他的巨剑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这男人一样有着一头白色短发,刀削一般的面容下隐藏着些许杀意。同样穿着风衣却比那女人多背了两把剑,显然是一个实力相当厉害的冒险家剑士。

  …

  窒息的僵持持续良久,十藏最终放下了瞄准白发女子的枪,开口说道:“好,是你们俩赢了。如果你们有能力一直保护她,就算她命不该绝。要是乌蝎帮发现她单独出现,还是会毫不犹豫的杀死她的。”

  “随你的便吧。”

  “哼!”

  实在没法干掉霞,十藏只好暂时放弃,一个人离开了。站在原地一直目送着他消失在夜色中,白发女子这才闭上眼睛竖起右掌,那把银白色的剑便自主飞回到了她背上背着的剑套里。

  至于白发男子,他走到霞面前蹲下来,担心的问道:“这位姑娘,你没事吧?”

  霞没有回答,她已经由于失血过多,外加剧烈的疼痛而陷入了深度晕厥。白发女子简单的把了把她的脉,确定她还没死,便拿起霞的散落在地上的背包,说道:“哥,把她带回客栈吧。”

  “呃,行吧。”

  白发男子点点头,接着小心翼翼的将霞抱在怀里,与他的妹妹一同前往了他们在这里临时落脚的福来客栈。

  …

  时间,转眼间来到了八月四日,早晨。在长达二十多个小时的沉睡后,霞终于睁开了她绿色的眸子。

  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屋子里,腹部与左腿还隐隐作痛,不过伤口都做了处理,连自己的脸上的伤也贴了绷带。并不知道发生了何事的霞只好大声喊道:“有人在吗?”

  “吱呀!”

  “哎,你醒啦?”

  没过一会儿,白发女子就推开房门把头探进来,笑着说道。

  见来者是自己根本没见过的陌生人,霞不禁提高了警惕,没有做声。不过她的眼神却出卖了她的想法,这根本逃不过白发女子的眼睛。为了让霞放心,她索性伸出双掌走进屋子柔声笑道:“别担心,我叫洛凌烟,一位来这里办事的冒险家。前天晚上你被乌蝎帮的人攻击,是我跟我哥哥出面救了你。”

  “那,这些都是你们做的吗?”

  霞埋下头摸了摸自己裹着绷带的小腹,回答道。

  “没错,你很幸运。那颗子弹并没有伤到你的内脏,目前已经取出来了。而且你的恢复能力很强,只要好好的休养一周,应该就能恢复了。”

  “谢谢你……”

  露出一抹笑容,霞再次破例向人类道了谢。

  “别客气,咱们都是女人,清楚一人在外的日子很不容易,能帮多少就帮多少。倒是你的模样很奇特啊,你是哪里人?”

  走到霞床前坐在椅子上,与前夜那副冷酷无情的模样截然不同的洛凌烟语气很是温柔的问道。

  犹豫了片刻,又望了望自己完全完全暴露在洛凌烟面前的耳朵,霞最终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我是瓦斯塔亚人,一个很罕见的族群,你们应该从没见过。”

  “瓦斯塔亚?之前好像遇到过一个!现在想想,你们俩的样子还蛮像的。”

  洛凌烟扶着下巴,若有所思的呢喃道。

  “真的吗?他长什么样?”

  “跟你差不多,都有一对很高调的耳朵,不过他背后的羽毛是金色的。而且是类似于孔雀一样的圆润羽毛,不像你的那样凌厉。”

  霞能确定,洛凌烟不像是说谎,她说的肯定是瓦斯塔亚中很少见的金孔雀一族的人。不过金孔雀家族跟霞的村子没有交集,她甚至连见都没见到过那些金孔雀的子嗣们到底啥模样。

  但出现在这里,说明他也是通过异次元裂缝过来的,说不定他有魔法石的消息。为此霞连忙开口问道:“你们在哪里见过他?”

  “我想想哈……好像是在龙戈镇。”

  嘴里说着,洛凌烟已经从怀里拿出了一张小地图。地图中的龙戈镇距离艾尔文镇并不算远,只有八百多里的路。

  “如果现在出发,还能见到他吗?”

  洛凌烟微微一愣,这姑娘好飙啊,伤的那么厉害,居然还想着赶路?不过她还是如实回答道:“能的,他好像在龙戈镇是一个有名的舞者,那里的人说,这个金灿灿的瓦斯塔亚人要在两个月后参加当地的庆典,庆典开始前他肯定不会离开那里。”

  “两个月?你们见到他时是多久之前?”

  “唔!”

  霞的情绪有些高涨,结果不小心抻到了腹部的伤口,痛的她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差不多半个月吧?他是你熟人吗?你咋突然这么激动?”

  “不,我只是有事要确定一下。总之,谢谢你照顾,等伤好了,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们的救命之恩。”

  心里琢磨了一下,自己还有一个月赶往龙戈镇的时间,总算是踏实了的霞学着人类的模样向洛凌烟伸出了左掌,一字一句的说道。

  握着她的手,觉得她还很单纯善良,洛凌烟不禁有了一丝想要保护她的心理。她需要点时间,来彻底了解一下这姑娘的人品。于是她笑着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霞。”

  “霞?好有意境的名字呀!”

  “嗯嗯,我非常喜欢这个名字。”

  霞开心的点了点头,这还是自打父母,弟弟去世之后,外人第一次夸她的名字呢。

  …

  突然,房间的门被推开。只见洛凌烟的哥哥拿着一把剑走进来,开口道:“妹妹,得出发了。噢,姑娘,你醒啦?”

  “霞,他就是我的哥哥,洛凌风。”

  洛凌烟站起来走到哥哥身旁,介绍道。

  “谢谢你,凌风大哥。”

  感觉他比自己大的霞感激的点点头,说道。

  “别客气,应该的。好好养伤,我俩很快就回来。妹妹,快点走吧,来不及了。”

  匆匆说完,洛凌风就扭头离开了房间。洛凌烟则冲着霞苦笑了下,嘀咕道:“哥哥他有点儿不善言辞,真是头痛。”

  曾经有过弟弟的霞明白这个滋味儿。就好像自己的弟弟,嘴上永远嫌弃姐姐,但每次她惹祸,弟弟都会无条件的护着她。

  如果那天,霞拦住了父亲。弟弟跟自己的感情也会像凌烟,凌风他们俩一样好吧?

  满带着遗憾,霞心里无比苦涩的叹道:“真羡慕你,有一个能够相依为命的人陪伴。”

  “你总有一天也会遇到那个人的,一定。”

  临走之前,读懂了霞的眼神,感觉这姑娘好像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单纯的洛凌烟语气坚定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