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戏剧性结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老大,她不是人类,好像是个鸟人!”

  得意洋洋的走到霞正下方,一只丑到不能再丑的瘦哥布林发现她耷拉下来的羽蓬与头上的两只长耳朵,不禁扭过头朝着四只哥布林中最魁梧的那只说道。

  “管她是啥,今天都是美妙的一天。”

  “真是个细皮嫩肉的姑娘呀。”

  被叫做老大的哥布林围着霞走了好几圈,满脸灿烂笑容的笑道。

  “老大,一会我要先吃她的胳膊。”

  “我要吃她的耳朵!鸟耳朵脆骨多!”

  一时间,四只哥布林热热闹闹的开始研究起该如何分吃还不到六十公斤的霞来,听的心里直发毛的霞急忙开口打断道。

  “四位哥布林大哥,跟你们说,鸟的肉非常难吃,我有更美味的食物可以告诉你们。”

  她说完,四只哥布林同时停下了争执。它们齐刷刷的扭过头望向了霞,更有甚者直接用尖锐的长矛杵在她的眼前,一副不满意就直接开吃的模样。

  “咕噜!你…你们对猫肉感不感兴趣?”

  压下恐惧,咽了咽口水。没有退路的霞只好挤出一抹僵硬的笑容,颤着声儿问道。

  “猫肉?你说的猫肉在哪呢?”

  “刚刚有三只猫妖一直在追我,我觉得它们肥嘟嘟的肉肯定比我这个瘦鸟人好得多。鸟肉非常非常柴,羽毛还特别难收拾。”

  霞故意甩了甩自己浓密的羽蓬,说道。

  “老大,她说刚刚有猫妖在追她,那群猫崽子难道又闯进了咱们的地盘?”

  意外的是,这四只哥布林们在得知有三只猫妖追击属于它们地盘之内的猎物时,竟然露出了一副异常愤怒的神情。

  “哼,咱们的猎物就在眼前,那群小猫崽子要是有胆量就来抢。到时候老子绝对要把它们的皮都扒下来做成鞋皮!”

  哥布林老大把粗糙的狼牙棒扛在肩上,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原来如此,这些家伙之间水火不容。”

  哥布林的态度,给霞带来了一线生机!此时此刻,她反而希望猫妖能够尽快追上来。等哥布林与它们打起来,自己就能用羽刃射断绳子借机逃走了。

  …

  等待了良久,幸运女神最终还是站在了霞这边,杀死了恩佐的三只猫妖果然追了上来。

  “猫崽子,这是我们的猎物,滚蛋!”

  看到猫妖贪婪的目光,四只哥布林立即走上前语气不好的嚷道。

  “喵嗷!喵嗷!”

  猫妖不会说话,自然不懂哥布林的意思。它们只想喝干净霞的血,恩佐一人的血完全不够喝。

  “真是一群低智商的垃圾!”

  挥了挥手中的狼牙棒,哥布林老大直接带头走向了猫妖。听不懂话没关系,打在身上就全明白了。

  哥布林的地盘,不欢迎猫崽子来涉足。

  “喵!”

  同样不是善类的猫妖可不会留情,它们仨同时伸出尖锐的利爪攻向了站在最前方,态度狂妄的哥布林老大。

  “咔嚓!”

  “居然敢动手,给我狠狠地揍!”

  用狼牙棒挡住了利爪,哥布林老大直接对着后面的三只哥布林下达了命令。

  顷刻间,哥布林与猫妖就像疯了一样的扭打在了一块。那哥布林的敏捷度虽然远不及猫妖,但结实的身体就是最好的武器。让霞与恩佐陷入了苦战的猫妖竟然在其貌不扬的哥布林面前完全讨不到便宜。

  “太好了,就是现在!”

  怪物们的争斗,激烈异常,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盯着猎物了。用羽刃射断绳子,落在地上的霞立刻爬起来拿好荧光仙草口袋三步两步窜到树梢上全速奔向了森林外面。

  …

  “啪!”

  “不好,猎物跑啦!”

  把一只猫妖骑在地上乱打了数拳,浑身都布满抓伤的哥布林老大这才发现霞跑掉了。然而它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另一只猫妖就从后面扑上来一爪子抓破了它的脸。

  “唔,你这猫崽子竟然敢抓老子的脸?!”

  “我要杀了你!”

  惨遭破相的哥布林顿时恼羞成怒,它也不在乎霞逃不逃了。今天最重要的,是把这三只猫妖揍到连它们妈妈都不认识的地步!

  就这样,在四只哥布林的“掩护”下,霞终于有惊无险的冲出了格兰之森。当她一路飞奔到艾尔文镇外围的关卡时,才发现自己的衣服都被汗水给打湿了。

  “呜呜呜……哇哇哇!”

  筋疲力竭的瘫坐在地上,经历了噩梦般的夜晚的霞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恐惧的哭了出来。

  说实在的,她刚才被抓住的时候心里真的好害怕。从小到大,死亡这个遥不可及的东西从来没有像今天晚上这样离她这么近过!

  她有些后悔,后悔独自一人闯入这陌生的世界。她根本没想到,这个世界的法则居然会如此的残酷,活生生的人被怪物杀死,连生命都是儿戏。

  从小叛逆的她本以为自己很独立,有着远超其他同龄人的勇气与能力。但此时此刻,她才明白,自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厉害,随时都会像恩佐一样死在不为人知的某处。

  …

  艾尔文镇,凌晨两点。

  凌晨的艾尔文镇已经归于宁静,连喧闹的交易酒馆里都冷清了许多,只有三三两两喝醉的流浪汉,冒险家等趴在桌上打着呼噜。

  “呦,你挺厉害哇,居然活着回来了。”

  胡子拉碴大叔趴在柜台前正在写账,看到霞背着口袋狼狈不堪的走进来,不禁惊讶的说道。

  “恩佐死了,他的钱我帮着拿。”

  仍沉浸在深深的恐惧中的霞面无表情的把满满一口袋荧光仙草放在柜台上,语气阴沉的说道。

  “八万金,一分不少。”

  “感觉咋样?以后还打算接夜单吗?”

  拿钱办事,天经地义。胡子拉碴大叔也不磨蹭,检查完仙草,确定没有问题。他就把那两袋子金币交给了霞。

  “不了,来杯酒。”

  将属于恩佐的钱塞进背包,从来没有喝过酒的霞瞥了眼柜子里的酒,打算在今天尝尝醉酒到底是啥滋味儿。

  “你肩膀伤的不轻,还是去处理一下吧。”

  打量着这位年轻到差不多都能做自己女儿的姑娘,胡子拉碴大叔并不太想让她顶着伤喝酒。于是他俯下身,善意的提醒道。

  “来壶酒,我需要最烈的酒。”

  霞抬起头,披风帽子下的眼神非常坚决。如果不喝点酒麻醉一下,她今夜是无论如何都没法入睡的。

  “行,你还需要客房吗?”

  “需要,在拿点消炎药跟吃的来。”

  “没问题。两百金,保证让你舒舒服服的在艾尔文镇住上一晚,来吧!”

  收下霞的钱,胡子拉碴大叔便带着她离开酒馆,径直走向了酒馆对面的客栈。他在艾尔文镇可是很有人气的生意人,有一家交易酒馆,一家条件很好的客栈,非常有钱。

  …

  胡子拉碴大叔给霞安排的客房还算宽敞,有两个房间,一张软绵绵的大床。房间的墙上挂着的钟表的指针则已经走到了两点钟。

  “太晚了,店里能吃的只有干拉面。”

  “房费每天一百金,想继续住就去交易酒馆交钱。门钥匙一定要保管好,这儿的人鱼龙混杂,啥鸟儿都有。药品纱布在柜子里。”

  把一碗热气腾腾的拉面与钥匙放在桌上,嘱咐了几句,胡子拉碴大叔便打算离开。

  “额,大叔,请问您叫什么名字?”

  霞急忙走到门前追出来,问道。

  “姑娘,你叫我大叔就行了,告辞。”

  胡子拉碴大叔扭过头笑笑,爽朗的回答道。

  …

  关上房门,走到桌前坐下来,望着飘着些许油星的拉面。一整天没吃东西的霞直接端起碗开始狼吞虎咽的往嘴里头塞面。

  恩佐的临终遗言此时正不停的回响在她的脑海里。他说披风下的自己其实很美,不用再遮遮掩掩了。

  这是霞这辈子得到的最好的赞美,就连她的父亲母亲,都很少夸赞她。他们更喜欢霞同父异母的弟弟,只因为弟弟生有一张喜欢讨好族长,讨好村里人的嘴巴。

  尽管如此,她还是很想念他们。如果他们没有死,自己或许并不会走到这一步。她常常在心里怪罪自己,当时为何没有拦下父亲。

  那,都是六年之前的陈旧往事了。

  …

  【本章完】